<form id="h53r3"><listing id="h53r3"><meter id="h53r3"></meter></listing></form>
      <address id="h53r3"></address>

      <form id="h53r3"><nobr id="h53r3"><nobr id="h53r3"></nobr></nobr></form>

      這些年,泄洪預警不及時導致的事故

      • 發布時間:2017-11-13 09:15???瀏覽

      2016年7月20日凌晨,洪水突然灌進河北邢臺七里河下游的村莊,導致多人被淹死。據邢臺市委宣傳部通報,有兩路洪水注入七里河,造成河堤決口,周邊12個村莊進水。邢臺市水利專家張英林楊永勝透過官微“邢臺發布”解釋稱,洪水的其中一路,來自東川口水庫溢流及區間流入——而東川口水庫是以防洪為主,灌溉、發電、養殖等綜合利用開敞式水庫,泄洪不能控制。

      盡管此次事故是否與上游泄洪有關,還存在爭論,但人類建立水庫,初衷原本是實現水在時間和空間上的重新分配,尤其是在洪水來臨時,上游水庫被寄予了攔洪削峰、減輕下游防洪壓力的期待。但在汛期來臨時,承受了強降雨壓力的上游水庫,卻令河流下游的城市和村莊時刻膽戰心驚。例如2013年8月,臺風“尤特”帶來強降雨,廣西象州下六甲樞紐水電站開閘泄洪,因為預警短信遲到,下游4000多人被困。

      “最近幾年因洪水發生的人員傷亡事故,有些就和水庫緊急泄洪有關,如果能建立分級預警機制,即相關部門在水庫水位上漲、出現應急泄洪的可能性時,先向分洪區發送 預警報 , 以便當地百姓有較充分時間做好應急避險的準備。”今年6月,《水利學報》主編、防洪專家程曉陶在接受科技日報采訪時曾指出,如今水庫緊急泄洪的風險實際比過去更高——現在許多水庫功能轉以城市供水為主,汛限水位調整提高,發生應急泄洪的概率隨之增大,因此,在今年防汛工作中,應特別注意水庫緊急泄洪預警系統的建立健全。

      層層下達的預警信息能否保證效率?程曉陶曾指出,目前的通行做法是根據庫區上游天氣預報降雨量數據來決定是否“預泄騰庫”,但這包含著一個兩難選擇——如果天氣預報不準,上游來水量不夠,可能會出現水庫蓄水量不足無法滿足城市供水的尷尬。因此,水庫往往要到確定降雨時才會真正開閘放水。

      他分析,一些中小型水庫本就歸屬地方管轄,其庫區上游缺少健全的雨水情測報系統,只能根據水庫水位的實際漲幅情況是否達到臨界值來決定是否泄洪。經過向上級報告、拿到上級批示等流程后,留給下游百姓撤離的時間非常有限。“中小型水庫的這一時間差可能就只有十幾到幾十分鐘。”

      預警時間倉促,給下游的人帶來的影響是致命的。2013年8月19日上午11點,連日暴雨過后,廣西桂平的金田水電站因為水位異常而開閘泄洪,下游3個鄉鎮4萬多人受災,數百名猝不及防的村民被洪水圍困。

      對于這次預警,金田鎮政府辦公室主任尹培強曾對媒體解釋稱,鎮里通知村民轉移的時間只有一個小時——上午8點,鎮里接到水電站通知:9點多水庫(即水電站)就準備大規模泄洪。鎮政府馬上通知水庫下游各村的村干部,讓他們及時疏散群眾,彼,“至于村干部能否全部通知到群眾就不知道了,因為時間太倉促了”。

      預警信息能否真正有效、到位,亦帶來迥異的命運。

      據媒體報道,金田鎮政府還曾采用短信的方式進行預警,但村里有不少人是留守老人和兒童,有的人根本沒有手機,有的人不識字或者看不懂短信,山區的人住得比較分散,村干部也難以做到挨家挨戶通知。

      2014年8月20日,特大洪水襲擊浙江麗水,人們懷疑這是甌江上游的緊水灘電站泄洪不當所致,另外,下游群眾收到預警信息比較滯后,政府亦受到質疑——20日早上6點水庫開始泄洪,而許多市民早上8點多才收到預警短信。

      彼時,麗水市水利局副局長趙國飛曾解釋,市防指曾通過移動運營商向沿線的居民發送了36.8萬條泄洪預警短信,但短信群發平臺每小時最多只能發送6萬條短信。他還曾揭示水庫泄洪預警的路徑:泄洪的頭天晚上10點左右,市防指電話通知蓮都區、青田縣防指,并通過基層防汛體系層層通知相關防汛責任人緊水灘水庫要準備泄洪的預警,在次日早上5時55分發出了泄洪調度單,又向相關防汛責任單位發出預警通知。

      很多災難是在熟睡中發生的。據媒體報道,此次邢臺的慘劇發生后,一位村民表示,沒有人提醒過自己不要睡熟。無獨有偶,2012年7月9日,俄羅斯克雷姆斯克鎮發生特大洪水,至少171人遇難,其中大部分是老人。當地人表示,洪水是在熟睡時暴發的,他們沒有聽到警報。

      “預警體系決不能僅僅是個文本,從政府到各企事業單位到普通公眾,必須非常明確,接到怎樣的信號,得采取怎樣的行動。”程曉陶曾表示,預警體系不是一個大而化之的概念,它應落地為可操作的實施方案。他記得有一年自己去奧地利開會,到了周六中午十二點,街上所有警報器齊鳴,當地人員解釋說,這是為了測試城市中的警報器能否正常工作而進行的例行演練。

      (來源:南方周末)


      凤凰111